400-009-1519
热点关注

资本过度围猎酱酒

来源: 北京商报    发布时间: 2021-08-24 09:55:43

  8月23日,贵州茅台以1570.19元/股的价格收盘,虽有涨幅1.43%,但仍持续处于1600元/股大关以下。这是继8月20日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价监竞争局发布《关于召开白酒市场秩序监管座谈会的通知》后,白酒板块全线下跌的首日股价。通知发布引起白酒行业股市震荡是由于其中关于“资本围猎白酒行业”相关描述,有关部门或对白酒行业进行一定的管控。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指出,资本围猎的核心是酱酒,由于酱酒空间有限,才造成向白酒行业的外溢。但“今日买明日抛”的投机行为和酱酒“与时间做朋友”的观念大相径庭,从投料到成品酒,酱酒至少需要五年时间,被资本过度围猎的酱酒亟须降温。

资本过度围猎酱酒


  资本围猎

  一则《关于召开白酒市场秩序监管座谈会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引起白酒股的轩然大波。截至今日收盘,白酒股仍处于波动当中。贵州茅台报收1570.19元/股,涨幅1.43%;酒鬼酒涨幅0.18%。而在8月20日,通知发布当日,白酒股全线下挫,最低触及跌停。其中,贵州茅台日跌幅4.44%,跌破1600元,报收1548元/股;酒鬼酒收跌9.99%;而舍得酒业、泸州老窖等16只个股跌幅均超5%。

  北京酒类流通行业协会秘书长程万松就此指出,股市如此动荡是投机的人心慌了。

  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由于此次会议属于非公开内部会议,所以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家参会企业对外公开发声。

  《通知》中提到“资本围猎白酒行业”,其实,资本主要指的是业外资本,而业外资本瞄准的也并非整个白酒行业,而是其中的酱酒产业。

  数据显示,2021年公开宣布布局酱酒产业的业外资本企业涉及房地产、区块链、金针菇、家电等行业,其中上市公司就包括融创中国、吉宏股份、众兴菌业、怡亚通等。

  有业内人士就《通知》指出,白酒的定价问题可能会成为焦点。此次会议并非先例,在白酒行业处于价格上涨趋势时,比如2011年9月和2017年1月都举行过类似的会议,当时也使得白酒定价降温。

  酱酒过热

  产能低回报高是酱酒热的原因之一。数据显示,2020年,酱酒行业规模达1550亿元,产能在2020年达60万千升,销售利润为630亿元。占白酒总产量虽仅为8.10%,但其销售利润却贡献了白酒全行业销售利润的39.74%,盈利能力极强。

  而沾酱就涨停的这一特性让诸多业外资本纷纷眼红,以众兴菌业为例,今年6月20日宣布收购圣窖酒业入局白酒市场后,6月15日-29日的11个交易日里,众兴菌业总市值累计增长约31.66亿元,累计涨幅达110.24%。无独有偶,去年11月宣布入局白酒的大豪科技,资本市场涨幅也高达357.27%。值得注意的是,众兴菌业意图收购的圣窖酒业就位于中国酒都仁怀市茅台镇7.5平方公里酱香型白酒核心产区。

  不仅表现在业内,如今业外甚至一些投资小白也都开始关注起白酒股。今年来白酒股频频登上新浪微博热搜。很多网友都称白酒yyds(永远的神),但随着白酒股大跌,网友又把白酒与医药、互联网归为新三傻。还有网友这样说道,“当路边阿姨都开始谈论白酒股的时候,这时候还不跑就要等着被割韭菜了”。由此可见如今白酒行业、酱酒产业火热如斯。

  程万松也提出自己的观点,所谓资本围猎现象,一是消费市场层面的酱香热,有大量业外资本进入酱香酒,导致该品类市场过热;二是证券市场上白酒经历了一段漫长的涨价潮,引起股民和基金的关注,因此出现扎堆投资白酒股票的现象。

  亟须降温

  酱酒需求热、酱酒股市热、酱酒资本热,却鲜有资本关心真正的酱酒是如何酿造的。“今日买明日抛”的投机行为和酱酒“与时间做朋友”的观念大相径庭。一年生产周期、两次投料、九次蒸煮、八次发酵、七次取酒,从投料到成品酒,酱酒至少需要五年时间才可以完成全部生产过程,而这对想赚快钱的资本而言,怎么等得起。

  业外资本纷纷涌入酱酒市场,涌入酒都仁怀市,涌入茅台镇,都想分得一杯羹。但整个仁怀市1788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仅有100平方公里能够酿酒,只有15.3平方公里的核心产区,业外资本不仅时间等不起,可以大展拳脚的空间也并不充分。

  在资本市场瞬息之间就获得高收益的业外资本,同时给白酒板块带来的却是巨大泡沫。

  沈萌对白酒股动荡提出自己的观点,近期,白酒流通环节出现明显的价格泡沫,助长了投机风气,加上有关部门对一些行业企业的严格管控,导致二级市场风声鹤唳。

  中国食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副会长兼秘书长马勇对于贵州白酒行业即酱酒产业的发展曾提出建议,呼吁要“少一些急功近利、少一些利益驱动”。他表示,从宏观的风险防控视角分析,建议更加重视具有知名品牌、产业基础和技术能力的业内资本,审慎引进业外资本,以免浪费宝贵资源,贻误发展契机。

  程万松也指出,今年以来酱香热已经在持续降温,资本入场的热情在消减,酱香热已经成为一座围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想进去的人,看着以茅台酒为代表的酱香酒好卖,幻想着酱香热里遍地黄金,可以一夜暴富。想出去的人,发现在酱香热里真正热闹的不过是少数品牌,而自己的存在感越来越差,一夜暴富的幻想破灭。

在线客服